庖丁刀下无凡情
2016-03-23 15:19:39
  • 0
  • 0
  • 1
  • 0

庖丁刀下无凡情

司马平邦

其实,这只是一个发生在中国某城市一座普通医院里的故事,普通的父母辈,普通的儿女辈,两代人的恩恩怨怨,表面看上去是那么普通的人际关系、感情关系,但没想到导演沈严和刘海波居然可以用如此――手术刀一样的拍摄手法,做出如此精细剖析解构,抽丝剥茧之下,每个普通人的普通生活,和每个普通人的人性都被呈现得鲜血淋漓,纤毫毕现。

庄子他老人家曾讲过一个庖丁解牛的故事: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

这个发生在一座普通城市的一座普通医院的里“谜团”――围绕卫刚(孙淳饰)一家和宗凤(江珊饰)一家两个家庭的故事,就是一头老牛,创作者就是那个庖丁,而故事和镜头,就是他们手里的那把牛耳尖刀。

卫刚和宗凤,其实从故事一开始,剧集就用不撒谎的镜头给观众暗示了他们之间不凡的关系,一种亦同学亦同事,又略带着复杂历史的感情关系,虽然故事很快交待了李凤绪饰演的亚玲才是卫刚的妻子、卫蓉(张歆艺饰)的母亲,让故事叙述立马走进正轨,但这一小小的铺垫最后果然弄出了一篇“大文章”。

我觉得,这篇“大文章”之所以大,即业已人生盛年,并功成名就的卫刚和宗凤,这两个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们平静安宁的内心与生活之下,其实一直有丰富饶人的情感充盈,而这种丰富饶人的情感又总是带着那么多无法补偿的人生遗憾,这虽然只是故事,但这样的故事在生活里,尤其在知识分子们的生活里,比比皆事,不绝如缕。

与此相掩映的,则是这个故事的“明线”,即由创作者这个庖丁直接入刀解析的那部分,卫蓉与宗凤的儿子斯宁(袁文康饰),与未婚夫郝好(高鑫饰)的忽明忽暗、忽热忽冷、忽真忽虚的感情关系,这是本剧最令人玩味,又最为烧脑的人物关系,它们几乎成就了本剧百分之八十的剧情。

卫蓉与斯宁是青梅竹马的玩伴,他们的父母都是这座医院的医生,他们是纯粹的“医院的孩子”,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相付终生,但即使他们不能相付终生,又是那么的牵肠挂肚不能自持,以至于在斯宁离奇死亡之后,卫蓉对其的思念愈甚,袁弘饰演的马东,最后之所以能与卫蓉走到一起,说到底还是缘于卫蓉与斯宁的情感基础。而未婚夫郝好,是卫蓉父亲的得意门生,得力助手,郝好与卫蓉的情感顺延其实是非常传统的方式,师父带徒弟,最后他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自己最得意的徒弟――但正如《笑傲江湖》里表的,小师妹最后归于小师弟林平之,而没有归于令狐冲,郝好与卫蓉之间从这种关系一设定就潜伏着这样的风险,可以说,这是中国传统的情感审美的风险,而不只是剧中人物的风险。

这时候,马东的出现就是最自然而然的。

因为,只有马东这个人才能将卫刚、亚玲和宗凤的过往的情感谜团和卫蓉、郝好和斯宁的如今的情感谜团贯通、联结和击破,让上一代的复杂情感酝酿的复杂故事可以在下一代身上自然遗留。

当然,发生在卫蓉、马东、郝好和斯宁之间的情感关系,已经不适合用传统的知识分子情感一言以概之,我们看到,剧集用了大量的篇幅和谋划,插入了更多的现代网络式生活因素,比如手机、微信、云存储、地图定位等互联网功能,来不停地表达年轻的男女之间复杂的情感交往,这样的手段之前我在电影《微爱》里见识过,在电视剧里,还算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其实,电视剧使用过多这些要素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当下的技术更新太快了,往往剧集还没等播出,那项互联网技术已经过时,不过,好在《穿越谜团》里不存在这个问题。

跟着卫蓉和马东一起穿越两代人的情感与身世的谜团,这个故事被层层剖析、解构,其中的人心和人性也被层层剖析、解构,我们因此看到了上一代的情感伤痕,也看到的这一代的情感伤痕,更看到了表面平静、成功的生活之下的其实并不平静、成功的人生。

这让我们这样的旁观者也有一种当代庖丁的体验。

据新闻里说,本剧的主演张歆艺、袁弘在合作此剧之后,因戏生情,已订终生托付,不知道是不是剧中的那些故事、人物和情感,尤其是那些人生的困境,感化和催化了真实生活里的他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