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问题的问题》:被张超演活了的乱世苟活者
2017-11-23 13:49:40
  • 0
  • 0
  • 1
  • 0

我看很多评论都说,从老舍先生原著改编来的这部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梅峰导演)是在讲中国人的人情世故,描述中国人的人情社会,云云,我颇不以为然,或者,这只是当初老舍先生创作此小说时的一种主观流露,但一个故事写出来,印成铅字,再变成影像,它就成了一种客观的存在,有其客观的意义,而《不成问题的问题》的意义,我认为决不止是“人情社会”这么简单。

抗战时期,大后方的重庆,渝北的一个叫“树华”的私人农场里发生了一个情节单调的故事,这个树华农场的所有者,是大股东许如海和二股东佟进贤,他们都是抗战时期从大上海迁到陪都来的大富之家,那时,虽然国家处于外战、内乱交困时期,但他们该置地就置地,该生活就生活,该打牌就打牌,因此,许、佟两家合资开了农场,交给颇有社会能力的丁务源(范伟饰)全权管理。

丁务源的身份,说不上政,也说不上学,当然更不是农,他是一个谙熟中国社会明规则和潜规则的多面人,在两个资本家和他们的家人面前,那是百般通达,左右逢源----虽然,他真正管理农场的本领也就那么一般般,树华农场交给他大半年只赔不赚地苟活着。

后来,农场里来了一个假“全能艺术家”秦妙斋(张超饰),虽然张超饰演的这个角色是个如假包换的假艺术家,但他代表了当时处于资本和世俗倾轧中,一肚子不服气,总是想出人头地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是一定的,其实,他的一身假艺术家气质虽然骗得了佟小姐和许家三太太,但早就被丁务源识破,只是老丁要的不是秦妙斋的身份真假,而是他能不能为自己所用。

老丁经营农场赔钱,致许、佟两家合议,用留英回来的农学博士尤大兴换掉老丁,想那老丁虽然世俗得万般世俗,但也有自己的骨气,于是一气之下出走重庆,也过了几天灯红酒绿的痛快日子,不想却险些醉酒后掉到江中淹死,才悟到人最值钱的还是命,于是跟跘跘磕磕又回到农场,与颇有社会鼓动能力的小知识分子秦妙斋一起,里外使劲赶走了“该死的”大知识分子尤大兴----当然,最后秦妙斋自己也没落什么好,某日被莫名其妙地被宪兵逮捕,不知所踪也。

这其实是一部讨论中国特殊时期知识分子命运的绝妙故事,故事里的知识分子有两种,一种是嘴巴上的,如秦妙斋,一种是能力上的,如尤大兴,他们看似都比世俗人丁务源聪明伶俐、能说能干,但最终都着了丁务源的道儿,他们玩社会谁也玩不过多面人丁务源----当然,其实,无论是丁务源,还是那两个知识分子,也都不过是资本家许、佟两家的雇员,正如电影里许如海多次对三太太说的,虽然佟进贤和自己在农场管理用人上理念并不同,但说到底许、佟两家还是“一家人”。

所以,若能把这部电影的结构稍微拎得高一些,其实正可以看到,在资本统治之下,知识分子与社会人互相倾轧时发生的一场又一场闹剧,谁是幕后黑手,谁是提线木偶,自是一目了然。

看看这个发生在抗战时期重庆大后方的故事,再想想和平盛世的现在,深觉,其实这样的中国社会从来就没有走远过,这样的闹剧也一直在发生着,而我们自己在某时某刻也是故事中的可笑角色之一。

范伟以游刃用余的表演,将社会人丁务源身上的左右逢源的本事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个丁务源其实与范伟曾经饰演的那么多著名角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比如他当年在《马大帅》系列里饰演的范德彪。

倒是片中与丁务源有着最多对手戏的秦妙斋是一个表演难度更大的角色,秦妙斋从一出场的身份就是个谜,这个谜其实到片终也没有被揭开;他虽然不学无术,却又通晓当时中国社会最流行和最热门的思潮、时尚和语言方式,这让秦妙斋身上又颇有些革命者或反叛者的色彩,比如他有能力领导底层人造尤大兴的反,煽动起声势甚大的倒尤运动,在这场运动中,他是有几分可爱可敬之处的,当然,最后他仍然被树华农场的世俗社会所牺牲了。

张超表演的秦妙斋在范伟表演的丁务源面前一点儿也不逊色,既有时尚色彩,又接近地气,其实他和丁务源一样都是“苟活性命于乱世”的小人物,只是他们把这句话分别发挥到了不同的方向上。所以,我相信老舍先生在创作这部小说时,对如此的秦妙斋也是带着许多同情和好感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