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不自强者永远不得自救
2018-07-05 15:37:39
  • 0
  • 0
  • 0
  • 0

看完徐峥主演的这部《我不是药神》,我第一个反应是想起去年在中国上映的那部泰国电影《天才枪手》,虽然它们无论是在题材上,还是在表演上,都有着很大的区别。

《天才枪手》讲的是泰国的天才高中生小琳专出奇招帮同学在考试得高分,以此来牟取暴利,这一次她接下一个天价的新任务,要在国际会考STIC中帮人作弊,小琳找另一名记忆力极佳的天才学生班克,策划了一场跨时区的完美作弊。电影里的STIC实际是美国的SAT考试,全球学生通过这个考试就能进入美国顶尖大学,虽然电影里STIC在全世界都是同一天考试,但是每个地区时区不同因此考试时间也有早迟,聪明的小琳和班克就利用了STIC考试在每个地区因时区不同产生的开卷时间早晚不同,利用互联网资源进行作弊――不过,再完美的作弊也有被揭穿的一天,更因为这部电影来源于发生在泰国中学生参加美国SAT考试的真实作弊事件,其“悲惨”结果,电影与现实是完全一致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天才枪手》是一部典型的现实主义电影。

而眼前这部就要在中国院线上映的《我不是药神》,亦与《天才枪手》一样是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原型的现实主义电影,故事的原型人物是无锡人陆勇,他曾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2002年,被查出患有慢粒细胞白血病,之后他就开启了漫漫寻药之路,主要服用原厂出产的瑞士产“格列卫”,但这药奇贵,且只能自费,一年下来要花近30多万元,这对绝大多数患这种白血病的中国患者都是极大的考验。后来,陆勇在网上找到了印度仿制药的源头,开始为自己和国内病友代购这种药效相同却价格相对非常低廉的仿制“格列卫”,直到2013年,陆勇因涉嫌贩卖“假药”被中国警方带走,好在有千余名受惠于陆勇的白血病病友为陆勇求情,最终中国法院“撤回起诉”。

把陆勇的故事变成电影,编剧兼导演的文牧野对这个现实故事进行了一些必要的戏剧性改编,比如,将徐峥饰演的男主人公程勇的身份改编为非白血病患者,且是个经营印度神油的小店主,因此他才有特别渠道从印度获得印度仿制“格列卫”的可能,也因之,围绕这位小店主的小市民生活色彩也丰富起来了;虽然瑞士“格列卫”通过各种国际渠道向印度施压,但最终印度人没有在巨大的国际知识产权压力下倒掉,为印度仿制“格列卫”争取到了在全世界合法销售的权利;同时,本故事的另一个亮点是,中国的医保体系最终把这种白血病患者的救命良药列入大医保名单,而中国海关亦出台了治癌药物进口零关税的给力政策。

电影的过程和人物的命运虽然艰难辛酸,但最终无论是在电影层面还是现实层面,白血病患者的生命和尊严还是得到了更大的保障。

徐峥和《我不是药神》的演员团队是本片的另一大亮点,程勇的“药神”走私团队有舞女、屠宰工、神父,还有生命危险中的白血病患者,他们加入团队一来是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白血病得到治愈,二来也是为了获得更好的收益,可以买到更多的药;这其实是一种充满惊人的悲凉感的人设,所以,看过他们表相热闹、搞笑的表演,细细思来,让人又油然而生无法抑制的难过之情。

当然,这也正是这个故事改编成电影所要获得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