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女儿国》:遇到一个理想的母系王国
2018-02-12 15:35:17
  • 0
  • 0
  • 0
  • 0

其实,《西游记》的故事并不是吴承恩先生的完全凭空杜撰,即使在今日,我们看唐僧带着3个奇丑无比的徒弟和一匹白马到西天求取佛教真经,且是一路上降妖伏魔,都觉得太不过不可思议,但它确确实实来自于唐代高僧玄奘法师西行取经的历史真实,历史就是这么好笑,玄奘的真实故事从唐代往下,在民间流传了几百上千年,被无数民间口头大师们加工了无数回,才传到了吴承恩手里,吴承恩的创作,首先是把那些民间口头创作整理一番,再按着自己的价值观进行取舍、创作,最后才有了现在的《西游记》。

比如,虽然没有证据支撑,但我认为,孙悟空的故事除了来自于玄奘在阿富汗收的一个形象酷似猕猴的徒弟,可能也跟唐代将军王玄策有关系(成龙的电影《功夫瑜伽》里就着重叙述了王玄策的故事),当年这位唐朝低级军官单人独骑访问天竺,不想却做下重整乾坤的惊天伟绩,这与孙悟空的大闹天空是多么的相似。

其实,除了玄奘法师和王玄策将军,中华民族的唐朝时期还有过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大业绩,或者说,那时代这个地球上大多数的科技、文化、工程成果都是中国人干出来的。

而出现在小时《西游记》里的“女儿国”,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并不只是一个故事,而是一种中国古人对理想社会或典型社会的一种想像,可能也是一种基因记忆,因为人类都是从母系氏族发展而来的,《西游记》里的“女儿国”更像是一个与唐代文明相持平的理想母系社会。

唐僧所以要艰苦西行求取所谓佛祖真经,就是因为现实社会虽然发达繁荣,但仍然充满了不平等和不如意,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杜甫对大唐盛世的揭露,而玄奘法师就想循着自己的信仰,为残酷的现实里挣扎的大众找到可以到达极乐的途径。

所以,用现实眼光看,玄奘法师其实更是唐代的社会活动家。

由星皓影业公司投资,郑保瑞导演的《西游记》系列,已经拍到了第三部《西游记女儿国》,如此巨额投资的电影,既要依从于原著,又要得宠于市场,同时又要在制作水平上保持同时期中国电影的最高标准,如此众多要素的制约,要真正实现实在太难,如此,郑保瑞能沿此线索一直把所有故事拍完,我们小时候热爱的那本书才算真正完全地搬上了银幕,这无论对中国观众,还是对中国文化,都是善莫大焉的一件妙事。

其实,即使是制作难度较低的电视剧,当年中央电视台也是陆续拍了好多好多年,直到把导演拍老了,把主演拍跑了,才最后完成的。

以前人们一说到《西游记》里的“女儿国”的故事,大多强调它传奇性和情感性的一面,尤其是刘镇伟、周星驰把整个《西游记》庸俗地彻底解读为几个唐代和尚的情感故事之后,这种庸俗化的趋势就一直延续着,虽然在这部《西游记女儿国》里的故事仍然在做这样的演绎,但另一面,更让人耳目一新的,是它使用电影手段建设了一个一如《指环王》里夏尔国的世外挑源的西梁女国,并使之具有基本清晰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礼教制度,还是那句话,这里的女儿国是一个比母系氏族社会文明更高级的理想国度。

这里的女人都是美女,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能干,没有一个形状丑陋而又懒作无能之辈,而之所以如此,因为她们的生活根本不需要男人,就连繁衍后代,只要喝一口河水就以怀孕,用现代科技的理论解释,这就是真正的无性繁殖。

赵丽颖在片中饰演领受天命统治这个西梁女国的年轻女王,由梁咏琪饰演的国师是女王的教母和终生护法者,本来她们领导的这个女儿国在日升日落年复一年中如常运行,想不到却凌空飞来的唐僧师徒,在东土大唐的美男子与西梁女王的空中对视的一瞬就将所有秩序彻底改变。

女人,不但可以喝子母河水而孕,还可以跟男人在一起而孕。

即从无性繁殖到有性繁殖。

从科学的角度讲,生物界从无性繁殖到有性繁殖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但正如每一个进化的进步都同时造就了生物界的恐慌一样,女儿国因为国王与唐僧的恋爱引发的恐慌――从无性繁殖到有性繁殖引发的,甚至是灭国亡民的。

郭富城从第二部的《西游记三打白骨精》起第二次饰演孙悟空,在这部《西游记女儿国》里稍稍退为第二男主,冯绍峰饰演的唐僧的重要性前提,在其它的西游记故事里,唐僧大师的真正实用价值是成为妖精们的盘中餐,可以令它们长生不老,而这部里唐僧是惟一一次有情感上的实用价值的,女儿国的王王爱上了他,或者说女儿国的国王爱上了一个男人,因为从严格意义上说,唐僧只是她见过的惟一个一个真正的男人。

看过电影,有两处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第一处在开头,唐僧师徒四人打了白骨精之后,溯流西行,却被一只巨大的河怪盯上,那一大段水中飞舟的特技表现得惊心动魄,对于中国电影来说,这个优点相当值得点赞;第二处,是唐僧、八戒和沙僧都因喝了子母河的水而怀孕,一个个挺起了大肚子,虽然悟空最终是求到了堕胎水,但考虑到腹中婴儿也是生命,唐僧三人曾经好不纠结,一心想把腹中孩子生下来,也就是说,人类史上第一次属于男性的无性生殖差一步在唐代就能实现了。

应该说,《西游记女儿国》是一个非常多义的神话电影,正如我们小时候看《西游记》一样,那时候,谁又管它到底是什么中心思想或什么价值体系,好看才是真正的道理,也是惟一的道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