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世界》:一叶知秋,而一鹭知天地
2019-12-30 18:26:01
  • 0
  • 0
  • 1
  • 0

去年秋天,我去过一次河南省的三门峡市,那次的活动有一个曾令我颇感意外的主题,就是去看三门峡黄河河滩上的大天鹅,你们三门峡能有天鹅?不会吧?我也曾直言不讳地反问当地的朋友。

结果,现实告诉我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

现在,每天秋冬之季,来到三门峡的黄河河滩湿地上越冬的大天鹅最多达到上万只之众,记得那么我去看时,密密麻麻的大天鹅栖满了河滩湿地里,这与我脑海里印象里的“黄河流域”4个字相去甚远,但真相就在眼前,现在的黄河早已非当年的黄河,这些年黄河流域生态的修复速度越来越快,效果也越来越显著,相信再过不久,会有更多的白天鹅飞来此外栖息。

但我们今天说的却不是大天鹅,而是苍鹭。其实,也许就在我在三门峡欣赏那上万只大天鹅的美丽的时候,这部叫作《鹭世界》的纪录片的导演孙宁和他的摄影师也正在躲在黄河岸边那些既不为人知也不会鸟知的角落,悄悄地记录着那些栖息于此的苍鹭们的生活,季候地生活在些的苍鹭的数量其实与大天鹅的数量差不多,这种被人们称为“长脖老等”的细腿水鸟们,它们万万也不会想到,还会有一群人,他们“老等”的本事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几年如一日地等在角落里,用摄影机记录着自己的生老病死,而最终,他们把所有的记录焦点都放在了一只被称为“泽一”的年轻苍鹭和她的妈妈的身上,用她的家庭的生老病死,展现了这数以万计的苍鹭在黄河流域的生老病死。


所以,当我在电影里看到,故事开始从年幼的泽一的第一次捕食(鱼)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一部极为不寻常的电影,为了这部电影,导演和其他创作者们,尤其是摄影师们应该是经历了难以想像的等待和困难,为了最终这上映的几十分钟,他们或者悄然潜形地拍摄了数千小时的素材也是可能的。

泽一是一只出生不久的小苍鹭,在出生不久,她就先后失去的父母的照顾,不负责的父亲是主动逃跑了,可能另寻新欢也未必,而她的母亲原来应长期照顾她的童年,但忽然有一天也消失了……留下从来没有独自觅食过的泽一不得不冒死飞下悬崖的家,来到黄河滩上,发挥着“长脖老等”的本能,对着水面寻找可供果腹的鱼类。

泽一的生活虽然艰难,但毕竟她还长了一双翅膀,只需振翅一飞就可以从悬崖来到河面,而在她的背后,一直潜伏的摄影师他的摄影机是如何做到一路跟拍的,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甚至都不能想像,然而这也正是这部纪录片最为宝贵的部分,我相信这一定是从无数重复性的繁复的拍摄之后挑选出来的结果,每年在这片区域生活的苍鹭数以万计,创作者们对泽一的惟一性跟拍,其结果是,无论他们获得何样的素材,其实都是有意义的,泽一的第一次振翅飞翔,泽一的第一次捕鱼,泽一第一次与敌手交战……随着镜头,观众的心会随着泽一的波折命运起起伏伏。

我看过一篇相关报道,《鹭世界》的导演孙宁说,“有一次,突然发现泽一不见了,一直找不到,我们就很失落,得,片子又拍不下去了。这种心情就像你看着你的孩子从小到大,结果孩子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好在只是虚惊一场,几天后泽一回来了。”


《鹭世界》中的这只小苍鹭的名字是由我们影片主摄影师范泽一而命名的,90后范泽一毕业后便加入孙宁团队,风吹日晒的皮肉之苦尚可忍受,最难承受的是长时间精神上的压力。“主要是孤独,有一次我们在拍摄地呆了半个多月,荒郊野外没有一个人,我就盯着镜头里的那群苍鹭,守着泽一。实在无聊,就逗逗地上的蚂蚁……”关于这部片子本身的戏剧性,我相信很多人会集中于在泽一长大之后的某一天,她突然在河滩湿地的另一头看到了自己久违的妈妈――那已经是一只折断翅膀且不久于人世的苍鹭,显然,画面上的泽一与妈妈之间已经完全脱离了所有关系,甚至根本不可能再相识,而认识妈妈的只有摄影师的眼睛,所以,对那只可怜的苍鹭投射怜悯的目光的也只能是人,而不是那只叫泽一的苍鹭,在这个片刻,虽然电影的情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但其实又与电影要表达的内容本身无关。

惟其如此,这才是一部优秀的纪录片。

其实,说到黄河流域的生态进步,几年前我去过陕西韩城,在黄河边亲眼见证了什么是“黄河清”,当代中国人通过数十年对黄土高原的生态治理,已经令黄了千万年的黄河正在回复绿水青山,这当是当代人类历史的一个奇迹吧。

今年夏天,来自南半球的南美洲大陆爆发了规模巨大而不可收拾的山火,亚马逊大森林大片大片被烈火焚毁,在此大火前面,巴西人的救援人能力显得微不足道;现在还有另一种说法,是地球上的气候变化正在令从前湿热地区正在降温、沙化,而又令从前的干旱、寒冷地区变得温暖潮湿,而我们的黄河流域也恰恰处于这样的转变之列。

所以,无论是出于自然的原因,还是出于人文的原因,这部《鹭世界》对泽一及其家庭的生死病死的记录,都是非常有意义的,电影里,越冬时节,大地一片雪白,但年幼的泽一并没有如其他苍鹭一样飞到他处过冬,而是选择留在这片封冻的湿地上,继续寻找生存的机会――结果呢,泽一真的熬过了冬天,迎来的春天,也许,这正是这忠实的摄影机提前记录下了地球大气候正在发生着的微妙变化吧。

中国首部全景声自然电影《鹭世界》将于2020年元旦节全国公映,致成长,敬母爱,1月1日,一鹭有你。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