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19岁的我自己》:这一味足以慰藉人生的青春后悔药!
2018-05-26 14:32:02
  • 0
  • 0
  • 0
  • 0

在一起的时候别将就,再选择的时候也别凑合——这才是对所有人的所有爱情最好的尊重。

看到了电影《给19岁的我自己》,一部带有奇幻色彩的青春题材爱情片,本以为是青葱情感的完结,却没想到是一场万物复苏的盛宴。

《给19岁的我自己》立意新奇,讲述的是男主莫晓枫(林柏宏饰)在一次冒险中出了意外而离开人世,在他的葬礼上女主阳艺雪(石安妮饰)得到了一份遗物——一个神奇的盒子,这也是贯穿这部影片的主要借体,盒子里装满了10年间莫晓枫对阳艺雪思念的信件,还有什么比这更文艺的吗?尘封的爱的记忆就此而打开,时间的裂缝也就此开启,两个相爱的人当年因为种种而失之交臂,10年后,一个神秘盒子却让阳艺雪追回了这段曾经错失的爱。

可以说,这是一部集所有美好于一体的爱情片。首先,29岁的阳艺雪通过和19岁的自己对话,改变了青春时期的友谊和爱情,因为青春已经经历过一次,所以如果能重来,必然会更加顺遂自己的心愿;再者,莫晓枫的人设简直是所有少女的理想对象,人帅得掉渣,弹得溜吉他,玩得转浪漫,可以毫不正经的追爱,也可以一本正经的撩妹,而阳艺雪,不管是29岁还是19岁,都有这么一个对她死心塌地、甘愿付出的男友,这样的男女主人物设定,必然暖化并俘虏了全龄女性观众;再有,虽然不管是哪一种结局,莫晓枫都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但其过程的精彩程度早已让人忘记了终局的忧伤,而是跟着那个“神秘的盒子”将思绪带回到了自己的过去。荷尔蒙和多巴胺的化学反应,让这段真爱有了结果,让两人的青春有了遗憾,所有的“后悔药”都不过是一种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寄托。正如霸道总裁题材的小说和影视剧总能无理由的收获好多粉丝一样,越是在生活中不可能完成的事,越是容易在电影中找到共鸣。

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不要求自己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对的,但求自己走出的每一步都是无悔的。活好当下,用当下的心态和心境做出最大化让自己满意的抉择。其实,无论是19岁还是29岁,都不是特定的年龄,而是说,弹指一挥间的过去和每一个生活着的现在;不论是莫晓枫还是阳艺雪,还是曾经青春年少过的我们,都没有任何理由大肆放纵情感上的小任性,毕竟,现实生活中没有“神秘盒子”为我们未来的懊悔来买单,那些所谓的“遗憾”也并没有任何方式可以重来或弥补,也正是因为如此,《给19岁的我自己》才会在爱情片中脱颖而出,显得那么与众不同,看着别人的爱情故事,来回忆自己的青春,去解放和释怀那些我们曾经的不够勇敢和不够执着。

友情和爱情,往往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她们是否能够兼得呢?如果是正当无知冲动的我们,那么我们肯定是19岁的阳艺雪,而电影《给19岁的我自己》却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答案,爱情和友情其实并不冲突,而问题的根本在于我们是否可以把握好尺度。19岁的阳艺雪为了成全闺蜜的爱情而牺牲了自己的爱情,但最后也不尽人意。所以,通过重获爱情的阳艺雪的人生我们可以看到,人生的每个阶段总有要面对的事,所爱的人分量不轻,朋友也不能缺少,如果朋友对爱人的关系开始变的微妙,甚至是暧昧,那么即便维持“朋友”的关系存在,也是大打折扣的,即便是损害了爱情本身的利益,也终究会两败俱伤。所以,友情和爱情本不该冲突,它们是每个人人生中两条并行的扶手,两边都有依靠才更容易走,只要我们都用理智的思维努力去经营,爱情和友情总会开出芬芳的花朵。

青春,就是一本合上了就再也打不开的书,不管内心有多波涛汹涌,都只能将所有问题归结于过往的遗留,那些懵懂时期的情感,从来都不会因为当事人的无知而有所余地,也从来不会因为现实而有所妥协。当下的我们可以做的,不过就是买张票走进电影院。

其实,试着改变青春中所经历的一切,弥补人生过错失的美好,这并不只是阳艺雪和莫晓枫的心中所往,我们自己又何尝不常常做此梦想,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无法把生活过成小说和过成电影,所以,也只有在别人的故事里体味这一切,也算是对自己青春的慰藉吧。(文/司马平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