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良心谷上的那个人
2019-11-12 18:03:25
  • 0
  • 0
  • 1
  • 0


良心谷谷主刘孝平

有好菊,必有好茶



清拌泰皇菊,我的建议是再加点儿蜂蜜

夕阳中的游人,处处都是风景

菊花分拣是个关键程序,更要杜绝一切污染

菊香,人美

前几天,我有机会去了趟山东的新泰市,的一个离泰山100多公里的地方,名字也很特别,叫良心谷,去之前我还以为良心谷只是一种商业宣传的说法,到了之后才知道,这里真就叫良心谷,是一片面积巨大的丘陵山地,但这山地上没有树,种的全都是金黄金黄的泰皇菊----一种可以作茶、作菜的菊类作物。

说起这泰皇菊,其实也是好有来历的,传说,汉武帝刘彻于公元前110年3月封禅于泰山,在封禅前夕,彻夜不能安寐,而患风热重症,目赤面红,晕厥不醒,御医昼夜轮治皆不奏效,封禅之期已近,群臣束手无策,正在此时,一白发长须翁,自称泰山老父,进献黄菊数朵,并称以沸水冲服之,即可痊愈,武帝饮后,竟神清气爽,热症尽去,汉武帝龙颜大悦,遂欲予以重赏老翁,但此时,老翁已踪影杳杳,遍寻不着,武帝此时方觉此翁乃一妙手仙翁,此病得愈是获天神所助,为感念此黄菊治愈有功,且为仙翁所赠,赐名为皇菊,因产于泰山,故称泰皇菊。

现在的泰皇菊当然早不是帝王将相之家的专宠,已经成为平民百姓杯中的饮物,我们中国人确是一个神奇的民族,只这饮用茶叶,其实就足为神奇,然菊花又不是树叶,而是花朵,其实是比树叶更集大地之营养和灵性的,一朵如女人们拳头大的泰皇菊泡在口杯里,可以饮得人满口清香,满心欢喜。

于是,又因此,本文需要引出良心谷的谷主人,刘孝平。

其实,刘孝平在网络上并不是什么生人,而曾经是个大红人,他就是当年曾红极一时的“红包哥”,话说大约在微信刚刚兴起时,群里发红包之风也刚刚流行,来自山东新泰的一位“红包哥”曾经是万千网友的最爱,只要他走到哪个群里,哪个群里就红包横飞,其出手极其大方,有时能惊掉人们的下巴,据刘孝平自己讲,那时的他,正在开始在良心谷的人生第二次创业,就总想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引起人们对他、对他的家乡、对良心谷的注意,发红包的方式简单粗暴,夺人眼球,在商业上讲,虽然发红包是舍财,却是另一种方式的跑马圈地,聚合人气,这不,“红包哥”并没有因为发了那么多的红包变穷,而是在今天拥有了整座幅员超万亩的良心谷,全部种上了他心爱的大菊花,带领着十里八乡的老乡们脱贫致富了。

1990年代初,只有16岁的新泰农民刘孝平初中没有读到毕业,就带着行李跑到广东、海南去自谋生路,用他自己的话说,当年在海南房地产业第一次兴旺的时代,潘石屹不过是一个砖厂的厂长,而刘孝平则在给潘石屹刨土造砖,那是中国改革开放中真正算得上剪羊毛和跑马圈地的时代,谁抓住了那样的机会,谁就一跃而上,摇身变成下一代的创业企业家,潘石屹成了,刘孝平也成了,所以,当20年后,刘孝平再次回到自己的家乡新泰,这片依然荒凉贫瘠的土地上时,他其实已经是腰缠数亿的成功者,这才有了后来的那位神秘“红包哥”。

在良心谷的腹地,谷主刘孝平在那里开辟、修建了一处面积不小的广场,因为现在的良心谷,除了是万亩菊花园区,也是刘孝平

设计的幅员巨大的农业旅游景区,园区被预先铺筑的水泥路切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路上有电瓶车穿梭,供游人自由乘用,来这

里的游人,除了看菊花,还可以到这个广场及其他的亭台楼阁里消费,在那个广场上,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墙”,是一大块方形整石,上刻着署名“太生”的人的手迹:良心谷,利我民族之肌体,化我炎黄之正心。

刘孝平说,这位“太生”其实就是海航的创始人陈峰,是他的师友----我也从落款后的印章里找到了陈峰的字样。

所以,站在这良心谷上,看着脚下这金黄金黄的万亩菊田,会想起陶渊明的那句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懂了,懂了,这种体会竟然从内心里升腾而起。

不过,你若有心细看这良心谷或山地或沟壑里上的土质,还是会吃惊谷主人竟然真的可以在如此贫瘠的泥土里种出如此芬芳肥厚的泰皇菊,虽然此处离泰山不远,然属于典型的砂土和石土地带,满山都是小小的石籽与渣土的混合,在金黄的泰皇菊的覆盖之下显出灰色的本质,从东北平原黑土地上长大的我一看就明白,这里的土质缺少营养,能有今天的肥力,不知道谷主人经过了多少功夫的土质改良。

落叶归根,以一人之富带动家乡之富,其实,这是我们中国人骨子里的人文与人伦情结,这些年,我也看过中国许多地方的脱贫致富,尤其是那些曾经极为贫富的穷乡僻壤,从穷变富,都特别需要出一个如刘孝平这样的带富之人,现在,良心谷种植的这上万亩的菊田产品,已经是网上电商时代的新宠,刘孝平就此解决了十里八乡人的就业,增进了家乡父老的收入,虽然,看得出来,他的大计划现在只实施了其实很小的一部分,但你从现在的规模和繁华中还是能看到良心谷长久的未来的。

忧国患民,是刘孝平身上体现出的另一种精神,虽然这位现在依然整天嘻嘻哈哈的“红包哥”身上鲜少看到什么严肃认真的表情,但在他偶尔的话语间,你还是能听到那种忧国患民的内心使命,良心谷,这个地名据说民是了在香港寻求资本支持时猛然想到的,还有那块由陈峰题词的石墙,他要做的是“利我民族之肌体”。

据说,单单为了改造良心谷这片非常贫瘠的土地,刘孝平的公司每年都会从内蒙古购买价值数千万元的羊粪,施到良心谷的地面上肥田,他说,他们公司从内蒙古往山东运输羊粪的车队在高速公路上总会被查,因为没有人相信,中国还有人把羊粪当成好东西长途贩运的,每一个上车检查的人都被扑鼻而来的臭气熏到后,都会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但,就因为如此,这些年来,良心谷的土壤硬是在刘孝平的手里得到改良,看来,利我民族之肌体,这绝不是一句轻松的空话套话。

关于良心谷,关于刘孝平,我能了解的还非常有限,不过,对企业家最好的评论,还是看他制造的产品,大家想更多了解他,还是去网上买来他的菊花产要品喝喝、尝尝,那肯定比什么都真实准确。

秋到良心谷,始能见菊黄

我花开过百花杀,良心谷谷主刘孝平好像也很喜欢这句


这是我在良心谷见过的最为标致和个性的小姐姐,再赞一下

如今的良心谷是游人驻足凑趣的好地方

我也来过,打个卡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