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佰》:被张译带进最懦弱和最现实的残酷
2020-08-24 15:30:38
  • 0
  • 0
  • 0
  • 0

这些天最热的话题是《八佰》,而在全国电影院百分之五十座位被限制的情况下,刚公映两天,也已超越了6亿的票房,这又是正向回应了它话题之热,证明当下人们的生活里太需要这样一部电影了,甚至可以说这部电影已成了一种社会现象,和一种社会效应。相信再过很长一段时间,《八佰》都会因之被人们谈论,放不下。

但我看最根本的,还是,这是一部首先在最基础的电影品质上非常出色的好电影,是这些年来少见的质量过硬的电影产品,往往一部票房口碑俱佳的电影的出现,人们往往最容易忽视的也正是这部分,人们往往忘了它是一部专业上质量优异的好电影,而把话题引向其他的多种角度,甚至会越引越远,但真正了解电影运行规律的人都知道,脱离开一部专业上质量出色的好电影,那是无法真正谈清楚一部电影的。

比如,我们今天就只聊聊《八佰》中的角色和表演。

很遗憾,它里面没有什么气场强大的大人物,即使是“八百壮士”的最重要的指挥官谢晋元,很明显导演也没有进行特意的放大,而把他本可以占有的物理时间都分配给了那些本来身份就微不足道,个性又非常卑微的小人物们,但是,虽然这些小人物在电影中的份量得到了彰显,然而从戏份上说,他们又是平分秋色,并没有给某一个或两个角色最重的表演份量,若从我们熟知的电影规律来看,这是要冒极大风险的,很可能闹成人们看了两个多少小时电影,最后记不住任何一个人物,回想起来一片茫然。

或者,是《八佰》里使用的这些实力派演员们改变了一切,或者,又可以说,你只有在这样残酷的表演条件下,在这样短暂的表演时间里,可以瞬间释放出表演的光华来,那才配称得上叫实力派。

比如,那个演出老算盘的张译。

电影中的老算盘,是个在国民党军队里混日子领饷钱的所谓文职军人,说他是文职有可能都是高抬,其实他也说不上有什么文化,但他的孱弱身体和个性又实在无法算一个合格的响当当的军人,而只能做做部队中最不起眼、最无意义的工作,军队不过是他混日子的一个地方。

老算盘当然是想不到自己会被“扔”到最需要战斗能力的淞沪战场上,想不到自己会阴差阳错被“扔”到孤军困守的四行仓库,所以,老算盘从一出现到最后时刻,他一直在精打细算着自己如何可以逃出四行仓库,因此,这其实是“八百壮士”内在的薄弱力量,我并不了解真正的这段历史中,以及之前的相类题材的电影作品里,是不是也都有一个老算盘在,但现在这部电影里,能出现这么一个与电影故事的调子非常不合的人物,我相信这是中国电影营造故事越来越成熟的标志。

在成熟的成功的商业电影中,几乎每个角色的设计,都带着引起代入感的任务,银幕上的每个主要人物都能引起不同性格、不同价值观的观众们的共情感,而《八佰》中的张译,代表了现实观众里的那么一部分真实存在的人和人性。

长而杂乱的头发,再加上永远架在脸部极低位置的眼镜,其实都不只是一种外形的设计,而是充分表现了角色的性格,胆怯、自卑和善于伪装,这已经不是可以用一句“怕死”来定义,因为老算盘要演的不只是个这单纯的角色,而是一种客观存在于片中人物里的人群和人性。

电影里的老算盘一直想趁乱逃出四行仓库,当逃兵对他来说是理所应当的,他不但有机灵的行动能力,更有强大的思辩能力,比如他会在逃跑之前用相当强大的逻辑说服端午,他的逻辑是,“兄弟、兄弟,你看我的手,我现在连扳机都扣不了,没有办法摸枪,我留在这做什么?”当端午扣起扳机想要开枪的时候,他继续说,“兄弟,你有家吧?你家里有地吧?你有没有讨老婆啊……”看端午没什么反应,他继续说“仗怎么样都要打完的,人是怎么样都要活下去的……”整个说服和打动端午的过程循序渐进,思路清楚,脑子活泛有文化的老算盘,与没文化且又同样没有战斗力的另一些孬兵(姜武、欧豪等)形成了一种对比,老算盘这个角色把那种大懦弱小狡猾的人性表演得淋漓尽致,甚至看过这个角色,你都说不上电影是在通过揭露骨肉来批判他,还是在通过展示本性来宽恕他,当然,这一切的实现,都是需要建立在张译对这个特殊人物的表演非常成功到位之上的。

而且,在中国战争电影而言,老算盘这种性格的人物被如此细腻淋漓的重头表现,差不多还是第一次,之前没有成功的范式,所以,老盘算应该是电影中最难表演的一个。

通过对这场堪称宏大的著名战斗的如此微观细节的准确表演,实现了这部电影在电影专业上的完美,这才是这部电影可以在如此不利的上座条件下立得住的最重要原因,所以说,电影中最懦弱最让人看不起的老盘算,虽是个小人物,但又是个真正的大角色,我个人觉得,故事最后让老算盘一个人终于成功当了四行仓库的“逃兵”,这其实是让人们看到另一种希望,因为这样一个极为软弱、胆怯和麻木的人的理智和激情,最终被四行仓库中那些壮烈的牺牲唤醒了。


之前在互联网上总有人对于电影是否遵从历史有各种各样的不同声音,其实,我们只要看到电影和演员在老算盘这个角色上下的这么大力气,就能明白单凭自己的臆想评价一部电影,是一件多么可笑可悲的事。

电影是非常伟大的文化载体,它所以伟大,原因之一,就是要在非常有限的时间和条件下,完成非常丰富和成功的角色塑造,普通观众看电影是图热闹,鲜少有人去体会演员们创造性地表演角色时要承受到的困境和压力,而一旦你能够体会到这一点时,看着《八佰》里如张译表演老算盘这样的人物性格和表演方式,可能才会真正有所体会,一个好角色、一部好电影确实都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