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拐》谈何易!
2020-11-13 15:59:54
  • 0
  • 0
  • 0
  • 0

刚刚看了一部新电影《天下无拐》,由吕良伟和郑昊领衔主演,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题材,几年前,打击拐卖儿童犯罪曾经是微博上最为热烙的社会话题,公安部相关的专门机构亦使用微博平台,进行过许多的打拐行动公示,可以说,凡是转发过此话题的,我们都是打拐志愿者。

但是,与声势浩大的微博打拐话题的热闹不同,相同题材的电影却一直是少之又少,细细算下来,仅仅有当年的《失孤》等几部电影,除了这部《天下无拐》,之前数年都没有同类题材的电影问世,我想,这想必是缘于打拐题材有非常大的专业难度的关系吧,正如那些揭示反毒品犯罪的影视作品一样,从创作剧本到完成最后的拍摄,不但要有丰富的前线体验,还要有丰富的资源支持。

比如,这两年被炒得非常热的“梅姨”的拐卖儿童的那个话题,也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严重犯罪,但就是一直没有显著的侦破进展,那个神秘的邪恶毒妇“梅姨”的身形一直若隐若现,行踪飘忽不定,牵挂着天下多少被拐儿童的家长们的心;而在这部《天下无拐》中,我也看得出一些与“梅姨”案非常相近的规律性内容,比如,这类拐卖儿童的犯罪行为,已经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犯罪,而是一条完整的犯罪产业链,它的前端、中端、后端分布在全国各地那些隐秘的角落里,所以,这部电影从东北(黑龙江)到东南(福建),再到南国边境(云南)不断变换着外景地,亦可以想见现实中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的难度之大。

当年在《上海滩》和《西楚霸王》中红极一时的吕良伟在《天下无拐》中饰演一位以打拐为职业的人民警察高峰,硬汉形象依旧,但亦不乏铁汉之柔情,尤其是,即使是如此拥有强力执法能力的人,也已然成为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的“重点侵犯对象”,我觉得它揭示了打拐行业与反毒行业的一个类似且典型的特性,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敌我不两立,斗争之日久。

据我所知,中国的人民警察,每年都会有三百多位干警在一线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牺牲生命(今年因为疫情防控任务的加重,牺牲者会更多),差不多每天至少一人牺牲,对我们普通人来说,这些生命的牺牲渐渐成了公安战线的一个“常态化”,所以也渐渐失去了同理共情的体验,至少这部电影《天下无拐》能让我们再一次最切近地体验那些既是执法者,也是普通人,甚至是受害者的人民警察和他们的家人所经历的切肤之痛,当然,在这部电影中,由吕良伟饰演的高峰,还有他的家庭,最后还是落了个大团圆的结局,我想这多少是有一些电影作为一种大众传播品的需要,而现实的血腥和痛苦则远在电影可以表现之上数倍的。

这是本片中最令人痛恨的一个镜头,但在现实里犯罪分子之恶甚之十倍百倍这是本片中最令人痛恨的一个镜头,但在现实里犯罪分子之恶甚之十倍百倍

本片另一个非常精彩之处是,它较为详细地表现了现在公安部部门在侦破缉拿拐卖儿童罪犯时可以动用的那些令人目不暇接的地天一体的技术手段,全国联动的大数据系统,全国联动的指挥系统,精确到每一条街道每一条高速公路的视频采取系统,以及深入到地方最基层(乡村、加油站)的联防联控体系,在一个叫妞妞的女孩被拐之后,我们跟着公安警察高峰的行动轨迹,从北到南一路而下,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整个一个打拐的大系统为这个可怜的小女孩联动起来,最后的打拐行动的胜利,其实也是一种系统性的胜利。

看该片的云南取景部分,应该是在中缅边境的瑞丽市的外景吧,电影非常真实地表现了边境城市复杂的人员交流和非常复杂(灰色)的经济社会生态,拐卖儿童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它维持着许多坏人的生计,而对于中国的公安警察们来说,前有国境线的限制,那些更恶毒的犯罪分子都身在国外,鞭长莫及,所以,惟有筑牢中国自己的国境才是最可行的,这让人又想起前几年红极一时的《湄公河行动》,一旦那些国内的恶性犯罪行为得到国外力量的支持和呼应,反击的成本和风险都是巨大的。

应该感谢《天下无拐》的创作者们,动用这么大的经济成本,为我们呈现了发生在我们社会最隐秘角落里的这些感人故事,美好幸福的生活从来都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天下无拐,谈何容易!天下无拐,谈何容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