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之《白昼流星》:史诗性的20分钟
2019-10-03 07:49:06
  • 0
  • 0
  • 0
  • 0

用7个故事串联在一起的《我和我的祖国》,因为故事内容和导演风格、表演风格的不同,又表现出极其不同的艺术个性,所以,我相信不同个性和不同审美情趣的观众对各个故事的感受会各不相同,最后也会造成人们对这7个故事有各个不同的争议,换成第三者的角度看,这些争议一旦形成,就是这部电影的成功,争议即使被放大,可能也会证明电影的成功被放大了。

对我个人来说,这部电影中最令人感动的故事是《相遇》里的描述,一个当年隐姓埋名献身于国家原子弹研制工程的科技人员高远(张译饰)与3年未见面的未婚妻方敏(任素汐饰)在街上偶遇,却不能说破自己的去向,只能无言以对,直至最后沉默中死去……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但这个故事本身就极有情感冲击力,我相信,它不用演出来,即使是让人讲出来,都一样能夺人眼泪,而且,在当年的“两弹一星”的研制过程里,这样感动人心的故事实在太多太多,比如著名科学家郭永怀,当年遭遇到飞机失事,他和助手的遗体紧紧抱在一起,被分开后,夹在他们遗体中间的研究资料仍然保存完好……

所以,看过了这样的故事,会让人对当下的中国电影有某种不满的情绪,在新中国的历史和现实里,其实一直在发生着非常感人的生活故事,而且它们中的大部分都不用创作者进行太多的装饰和加工,你只需把它们如实拍出来,就一样可以冲垮人们的情感堤坝,人们感情的爆发会像潮水一样不可遏止,《我和我的祖国》的成功正是因为它做到了这一点。

而《我和我的祖国》中另一个最为令我感动的内容,是由陈凯歌导演拍摄的《白昼流星》,不过,与《相遇》所带来的感动非常不同的是,它不但有动人的故事,还有更为出色的电影表现手法,可以说,虽然这只是一部二十多分钟的短片,却充分展现了作为“第五代”扛旗者的陈凯歌高超的艺术功力,看了它,真的让人仿佛又看见了《黄土地》《大阅兵》和《霸王别姬》时代的陈凯歌――那个“少年凯歌”。

陈凯歌把电影内容锁定在“航天”与“扶贫”这两个在当下中国里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的重要社会题材的组合上,其实,这两个题材,无论是哪一个,都具有非常强大的现实意义,但有胆量和有能力把它们巧妙捏合在一起,恐怕也只有陈凯歌一人;在前一个题材上,电影甚至不惜请出两位真正的中国航天员真身出演,这让这部短片本身就能光彩熠熠,但在另一面,由资深导演田壮壮饰演的退休了的扶贫办主任老李,是如此的面目沧桑,是如此的身躯孱弱,但是,他又是如此地具有情感的号召力,两相对照之间,让电影其实有了一种“谜语”一样的力量――观众若想不通,可能会对此无动于衷,而一旦观众想通了,他们心灵受到的感召将如地动山摇。

航天事业的光彩,航天员的雄姿勃发,与大草原的昏沉和老李的憔悴、衰老,这种包括形象、色彩和动作体态的强烈对比,在视觉上形成了强大冲击力,这就是电影语言的力量,这是任何的线性故事叙述都无法达成的,也只有通过如此的视觉表达来完成,在这方面,我们不得不说,当年曾经光辉灿烂的“第五代”又回来了。

由刘昊然和陈飞宇两位年轻演员饰演的大草原上的失足青年,他们从一出场就用肮脏、破烂的视觉形象冲击着观众的心,这当然是导演在他们身上进行了象征性的极端化“化妆”,这两个孩子虽然肮脏、破烂,而且一身坏习气,但导演在教导他们表演时,从眼睛里会时时流露出冲动和天真的光彩,这也是观众们时时可以看得见的,我觉得这里既有导演对中国底层社会的善意表达,更能代表当下“精准扶贫”国策的善良初衷所在,“精准扶贫,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掉队”,无论他们有多穷困,无论他们有多玩世,无论他们可能会有多少前科,即使它们自己已经沦入无可救药的地步,仍然有如老李这样的扶贫干部以诚相待,以心相待,讴心沥血,死而后已。

这些年来,我个人在现实里就接触过许多的正在从事精准扶贫工作的基层干部,可以说,田壮壮饰演的李叔,非常精准地表现了他们身上的那种内容,老李那孱弱的身躯和沧桑的面孔,既代表了一种强大的国家意志,又代表了一种深刻的人伦大爱。

到明年,也就是到2020年止,中国的精准扶贫将阶段性地完成使命,也就是说,在这种强大的国家意志作用之下,那种深刻的人伦大爱――让所有中国人彻底摆脱贫困的目标会历史性地实现,而这部《白昼流星》正在告诉我们,这将是一种开天辟地旷古未有的大事件。所以说,这样的故事,和这样的现实,你说它有多壮烈,就有多壮烈,你说它有多朴素,就有多朴素,还是那句话――观众若想不通,可能会对此无动于衷,而一旦观众想通了,他们心灵受到的感召将如地动山摇。

想来,至《白昼流星》出现之前,中国电影已经有几十年时间,对发生在中国农村或最偏远地区的这些深刻的、善意的社会改造缺少关注和表现了,这不能不说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以前即使有相关题材的电影产出,绝大多数也是为了展示贫困和展示人性的恶,而在对现有体制的良性描述方面,就更是少之又少(除了一些艺术生命力微弱的所谓主旋律电影),我个人觉得,陈凯歌的这部短片的出现,夹杂在《我和我的祖国》所营造的商业热潮之中,其实更有划时代的意义。

所以,真心希望陈导演自己,以及那么多有宏大抱负的中国电影导演们,能把这样的趋势一直坚持下去,这样的中国电影一定会有更具现实生命力和艺术价值的未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