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独树一帜的逻辑自洽
2018-09-26 17:39:19
  • 0
  • 0
  • 0
  • 0

奇幻励志青春成长剧《斗破苍穹》第一季自开播以来,引发的关注与讨论热度一直居高不下,乃是情理之中。因为该剧的原著小说,乃是网络文学发展史上的奇迹,另一方面,以吴磊、林允等偶像派明星为首,故事中表现角色一路打怪升级、成长试炼最终成为大陆最强者的“废柴逆袭”套路,也是新时代下电视观众对电视剧审美需求的反映。

而《斗破苍穹》第一吸引我的,并不是吴磊、林允这些新偶像,而是它的导演于荣光,这是这位1990年代就已经打遍香港动作电影的功夫明星,这是在10年前他监制了那部《狼毒花》之后的又一次大变脸,今年也正好是他的人生60岁,居然开始在奇幻剧中显示身手,所谓活到老学到老,说的正是这种从来不服老,或者说从来就不会老的人。

《斗破苍穹》的编剧是张挺,其实这个张挺也来历非常,曾经创作过电影《看车人的七月》《警察李酒瓶》,以及电视剧《吕梁英雄传》,此外还导演了明年播出的剧集《大明皇妃孙若微》,在创作上进行着不断的探索。所以张挺“杀入”奇幻题材的电视剧,应该也算是业内的一种现象吧。

那么,他们会给《斗破苍穹》带来什么?

我认为是:逻辑自洽。

《斗破苍穹》有一套独立且与众不同的逻辑体系,而且对原著的影视化改编,也是符合相应的逻辑基础,在保留了原著和逻辑和核心上,它首要呈现的是主角造型与环境的匹配、大背景下的视觉效果、奇幻特有的元素冲击,从而能带观众进入制定的逻辑之中,很快入戏。

比如其中有一个概念叫“斗气”,此斗气并非彼斗气,此斗气,乃一种上乘的斗技修为,是创作者们真正用心创造出来的一种包含斗技的逻辑原点,比如剧中吴磊饰演的萧炎,作为曾经的天才少年,小小年纪就已经炼出九层斗之气,但后来其家庭发生巨大变故,其母被四大家族相迫而横死(自杀),将一枚叫纳戒的指环交给他,想不到他戴上纳戒之后,自己的斗之气不但没有增长,反倒日日递减,最后竟至变成废柴,任他如何发奋苦练就是不能有任何精进----后来他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在他的那枚纳戒里重叠存在着另一重空间,一个叫做药尘的高人隐身其中,萧炎炼出多少斗之气,药尘就吸收多少斗之气,这才致萧炎的斗气不升反降。

看过这么多的古装剧集,重叠空间的出现还是头一遭。

一千多年前,被誉为大陆太阳的斗帝率领五大家族对抗北方极寒之地的黑暗势力魂殿,最后将他们封印在黑暗的地下,为斗气大陆带来了持久和平,一千多年后,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五大家族嫌隙渐生(自生),给了魂殿卷土重来的机会,光明世界眼看就要被黑暗势力席卷,当然,越是多事之秋,那些埋伏在光明世界的黑暗力量也都会自动出来逡巡游荡,露出本来的丑恶面目,这些人都必将成为一路从天才少年成长为盖世英雄的萧炎的拦路之虎。

其实,用光明和黑暗这两种显著的定义划分族群斗争,多半不是中国人的传统审美,而更多来自于西方文化的影响,远的如《指环王》里用形而上、玄而又玄的梭伦指代黑暗势力的最高权威,梭伦没有人形,只是一只独眼,也不用做具体的坏事,只需睁眼监视中土世界,就足以搅起惊天骇地的人间巨变;再比如,即使在好莱坞的科幻电影中,如灭霸这样的黑暗统治者也无处不太,最搞笑的是,灭霸若想毁灭全世界一半的人口,也只须打一个响指即可----问题的关键是,绝对的黑暗一定要存在,而且一定会无处不在。

所以,回过头来看《斗破苍穹》的基本逻辑,除故事线索和感情线索之外,从斗气的光明到魂殿的黑暗,这其实是一条“中西结合”式的全新逻辑链条,既有英雄成长,又有黑白对立,还包括时空重叠。

上述,在当下的古装奇幻剧集中算得上是独树一帜。故事主人公萧炎天赋异禀,却因故沦为废柴遭人耻笑受尽屈辱,后在高人的帮助指点之下功力突飞猛进,一路过关斩将成功逆袭为大陆最强者的“废柴逆袭”套路,也是极大满足了当下电视观众对于“爽剧”的娱乐消费需求。

想当初,1980年代,香港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在大陆播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们之所以一下子能引万人空巷,除了表演、台词和情节、情感,更重要是还是金庸剧集里差不多完全凭空创造却又极为自洽的世界观逻辑,说它是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内在逻辑世界亦不为过;其实这么多年来,很多古装剧集都在尝试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或者说自立门派,很明显,现在的《斗破苍穹》也是有这个企图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