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官司反转的风险有多大?
2016-07-25 18:26:12
  • 0
  • 0
  • 0
  • 0

  其实,若无7月18日蒋胜男诉王小平、花儿影视著作权侵权案在温州市某法院的开庭,可能人们都把这桩官司给忘掉了,当然,法律从来是绝对严肃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说告就告,说撤就撤。

  但我相信,经过7月18日长达7个多小时的庭审,作为原告方蒋胜男有可能会后悔自己于去年4月贸然发起的这次起诉,其实,开庭之前这样的迹像已经存在,即正如被告方王小平的代理律师所说,此次开庭审理的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已经与2015年4月蒋胜男第一次提起的诉讼请求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另一宗案件的诉讼请求,即当初蒋胜男为了证明自己才是《芈月传》惟一编剧的那个核心诉求,已经变成蒋胜男认为《芈月传》在宣传品上没有为其署名侵犯了自己的署名权,等等。

  这从很大程度上说,其实已是蒋胜男在自己打自己耳光,她一开始竭力要证明自己是《芈月传》的惟一编剧,但现在不得不承认《芈月传》的作者除了自己之外,还有王小平,只不过要计较一下如编剧署名的次序等细枝末节问题。

  在当天的庭审中,被告方律师多次质询原告,是否明确放弃之前的诉讼请求,即蒋胜男在2015年4月主张的自己是《芈月传》的惟一编剧,而原告律师却一直在打太极,不予任何的正面回应,只表示后一份诉状是前一份的“深化和细化”,他们忘了,本次庭审已通过浙江法院新闻网的“知之汇”平台对外进行了全程的网络直播。

  自说自话是一种技巧,公开对话是另一种技巧,虽然本案的最后判决还没有做出,虽然作为原告的代理人,两位辩护律师看起来明显做足了准备,把狡辩的能力发挥到最大,但凡事还是要讲一个“理”字的,作为旁观者,目击舌枪舌剑的法庭对攻固然听着很爽,但最终大家还是要求一个“理”字,大家心里的那碗水还是端得平的。

  若问这场长达7个多小时的法庭戏给我留下最深的印象,我会想都不想地回答:

  哇噻,真没想到,原来蒋胜男的小说《芈月传》真是没有原稿的!您根本都没有独立创作过小说《芈月传》,还出来打什么官司惹什么事?

  其实,本来由蒋胜男创作的小说《芈月传》在与花儿影视开始合作之前(2012年8月)是不是已写出原稿,并不在本案的核心诉求和核心证据之列,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电视剧《芈月传》的片头都已经打着“根据蒋胜男原著同名小说改编”的字样,依此,也可以证明电视剧《芈月传》的出品方是认同蒋胜男原著同名小说存在的,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虽然有一连串的证据链存在,虽然被告方花儿影视从来也没有公开质疑过蒋胜男《芈月传》原著小说的存在与否,但正因由蒋胜男方主动发起的这场1年多的诉讼,且又有这1年多的诉讼中不断变换诉讼请求,迫使两个被告方——王小平和花儿影视不得不搜索更多对自己更为有利而对对方更为不利的证据,从而将自己手里的证据链增添得越来越丰富,在此过程里,花儿影视终于找到了录制于2013年11月的一段《芈月传》剧本讨论会录音,在录音里,导演郑晓龙因为对蒋胜男创作的剧本不满意,而询问蒋胜男原著小说是否存在,蒋在录音中自己坦承,小说还没有完成,所以还拿不出原著小说。

  但在2016年7月18日的庭审中,蒋胜男的两位代理人,为了将官司打下去,不得不一口咬定小说有原著!小说有原著!小说有原著!并在被告方律师的连续逼问之下信誓旦旦地说,可以提交原著小说的电子文档。

  乖乖,这样的辩护就走入愚蠢了吧?凡是深度了解蒋胜男诉王小平和花儿影视一案的人心里都明白,在与花儿影视合作剧本之前,蒋胜男原著小说只有之前屡屡被提及到的那7000多字的《大秦太后》;而此次诉讼之所以能够发起,是蒋胜男后来利用了花儿影视当初太过执着于用《芈月传》延续《甄嬛传》,而与只写出7000多字的《大秦太后》的她匆匆签订了一个现在看来并不严密的合同(花儿影视对此自己亦负有责任),没想到这个BUG今天居然成了蒋胜男的借口——然而,7月18日,蒋的律师在被被告律师屡屡逼迫之下不得不承诺提交原著小说的电子文档,这,似乎在将整个案情引入下一个反转中。

  想必这也在蒋胜男方的意料设计之外的。

  试想,蒋胜男若真有小说《芈月传》创作于与花儿影视合作之前的电子文档,此诉讼从一开始到现在1年多以来为什么从来不示人?那不正可以证明她的确是本剧的唯一编剧吗?当然那也就不用重新重改诉讼请求了。

  再说,电子文档,从技术上说,是比纸质文件更难以造假的。

  其实,在此之前的7月初,花儿影视已经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芈月传》小说作者兼《芈月传》电视剧编剧蒋胜男、《芈月传》小说出版商和销售商(三被告)一并告上法院,此次索赔金额更是高达2000万元——如果你看过这条新闻,也许才更容易了解,为什么在7月18日的法庭上,作为被告方的律师,一定要逼问原告方蒋胜男的律师《芈月传》到底有没有原著小说。

  根据花儿影视于7月初的起诉,2009年6月16日和2010年7月1日,蒋胜男分别在网络上发表了《大秦太后》小说的序章和《天命》、《初生》、《向氏》三章,合计约7000字左右,后花儿影视聘蒋胜男为编剧并委托创作电视剧《芈月传》剧本,蒋胜男是电视剧《芈月传》的原著《大秦太后》创意人,拥有原著创意版权,对原创小说享有发表和出版的权利。

  根据合约,蒋胜男完成了《芈月传》的编剧工作,花儿影视也支付了全部稿酬,但随后,浙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发行了署名“蒋胜男著”的《芈月传》小说全六册,原告方经比对后发现,蒋胜男发表的《芈月传》小说并非其原著《大秦太后》,且该小说与花儿影视委托蒋胜男创作的《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在人物关系及故事情节上高度一致,部分章节内容甚至与《芈月传》剧本的相应内容完全一致。

  据此,花儿影视认为,蒋胜男的行为已严重侵犯了花儿影视对《芈月传》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作品享有的著作权,因此,起诉要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出版、发行、销售《芈月传》小说、赔偿损失2000万元并承担相关费用。

  花儿影视在诉状中还称:在委托蒋胜男创作《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过程里,因蒋胜男并不具有大型电视连续剧编剧经验,从创作之始,花儿影视公司就反复与蒋胜男讨论剧本创作,导演、制片人、总编剧等都就人物性格设计、戏剧冲突、人物关系、故事桥段、剧本修改和剧本创作技巧等提出大量意见和建议,因此《芈月传》电视剧本创作其实是包含了集体智慧与集体劳动的共同成果,而非蒋胜男7000多字的未完成原创小说《大秦太后》的改编作品。

  换句话说,蒋胜男向花儿影视提供的未完成原创小说《大秦太后》只有7000多字,而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芈月传》小说有百万字,在这宗由花儿影视发起的案件中,若蒋胜男方同之前案件中一样,还是拿不出《芈月传》原著小说于2012年8月之前即与花儿影视合作之前创作的电子文档——且此文档里的小说情节又必须是与现已出版的小说《芈月传》情节相同,则无法证明现在出现在市场上的这六卷本小说《芈月传》为蒋胜男个人原创,那她的麻烦可就大了。

  其实,这将是一个解脱的多难困境,即:

  如果蒋胜男拿不出自己于与花儿影视合作之前就已经创作完成的《芈月传》小说原始文档,则她在第二个官司中必输无疑;如果蒋胜男还真的拿出了自己于与花儿影视合作之前就已经创作完成的《芈月传》小说原始文档,但这个文档中小说的故事情节与电视剧《芈月传》大相径庭,则刚好证明她之后出版的六卷本小说《芈月传》是对花儿影视拥有著作权的电视剧《芈月传》的侵权;然而,更严重的结果还是第三种,即蒋胜男不但拿得出自己于与花儿影视合作之前就已经创作完成的《芈月传》小说原始文档,而这个文档里的情节又与电视剧《芈月传》的情节基本相同,这时,花儿影视和王小平又会拿出一大串证据证明,其实这些情节都是在2012年8月之后共同讨论出来的,而不是2012年8月之前由蒋胜男独立原创的,则蒋胜男又会落入另一个电子文档造假的大坑里。

  说来说去,完全由蒋胜男创作于与花儿影视合作之前的《芈月传》(大秦太后)原著小说的原始文档,才真正是蒋胜男与花儿影视这场连环官司的最核心证据,据此,我预测,若这个核心证据最后被证明根本缺失(根本没有),蒋胜男将在这两场连续的官司中完全被反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