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钟情怀春之美,摧心虐恋之爱
2016-08-05 10:42:32
  • 0
  • 0
  • 0
  • 0

若套用比较老套的言语评论之,这就是一个两男一女的三角恋故事。

一个算是兄妹恋,一个肯定是姐弟恋。

我没看过《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的被称为大IP的同名原著,而且我向来对这类流行的言情小说不甚感冒,但现在它们变成了电影,有了我喜欢的载体,就要另当别论。

尤其是在小说改编成电影的过程里,哪些东西该留下,哪些东西该抛弃,哪些东西要重新组合,都是非常值得讨论一番的,在这方面《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应该说是一个不错的范例。

电影一开篇,就是对一桩枪杀案的调查,少女舒雅望被执法人员传唤,为枪杀案提供证词,以此等肃杀而诡异的气氛展开了这个青春纯美的爱情故事,有那么一点儿海岩故事的风格,当然创作者更多的考虑肯定是出于强化本片的商业性,和悬疑风格,并把这个青春纯美的爱情故事的令人可怖的另一面真相呈现出来。

既造梦,也是在无情地破碎着那些梦。

从电影手法上说,挺老道的。

此之后,画风一转,直接切入舒雅望(卢杉饰)与唐小天(韩庚饰)青梅竹马的童年、少年,故事一下子如从急流而驶入平湖,只在10到15分钟之内,电影就通过非常流畅的蒙太奇切换,把舒家、韩家以及稍后出来的夏家,父一辈子一辈的亲密关系交待得清清楚楚利利落落,我以为,从技术上讲,这10到15分钟,应该算得上2016年中国电影最好的开场10到15分钟,先是童年雅望和童年小天与少年雅望和少年小天的两次俯卧撑游戏,它们准确交待了这对男女从小到大10几年的亲密关系,接着镜头转进他们共同的高中班级,又用几个镜头交待了他们虽然亲密异常却也只是处于青春萌动,仍然处于天真无邪两小无猜中;这时,包贝尔饰演的张靖宇适时出现,给故事埋下更多的娱乐性可能;再接着,雅望的爸爸让雅望去帮助失去父母,困在自闭中的少年夏木,目光迟滞、幽怨的少年夏木想必会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但电影的镜头仍不待太多停留,用一个雅望为夏木画花脸的惩罚方式,乾坤大挪移一样地把童年夏木画成了少年夏木(吴亦凡饰)。

当这个镜头完成之时,想必银幕外那无数的吴亦凡粉丝们会整齐划一地发出尖叫声,而电影的故事也在这短暂的物理时间里完成了两对其实相当复杂的爱情关系的前情交待。

当然,绝大多数观众进电影院看电影,对什么蒙太奇呀、节奏呀,或者什么剪辑技术没有任何的多余关心,他们需要的还是一个精彩的故事,若从故事本身上讲,《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并没有脱离或超出爱情电影的模式,而试图讲一个特别的故事,或者说它所描述出来的这个故事具有相当大的普遍性,无论唐小天与舒雅望的明恋,还是夏木对舒雅望的暗恋,也都是人在少年时代那种最稀松平常的那种少女怀春,少男钟情,罢了。

但这部电影的不同之处在于,剪辑技巧被充分合理地使用,它可以带着任何挑剔的观众在最快时间完全进入剧情当中,不知不觉中跟着电影的镜头,真切到感知到这3位主角的心路历程,或可以唤起自己那些久已遗忘的当年往事。

饰演夏木的吴亦凡的表演在这部电影中担当了相当重要的“商业任务”,夏木,小小年纪即失去父亲,更是亲眼目睹了母亲在眼前上吊而死,童年所受心灵创伤无以复加,铸成他特征明显的自闭性格,即使是舒雅望介入他的生活,并令他逐渐走出生活的阴影之后,即便是他长大成人,已经能够洞察和承受人间的种种痛苦之后,内向仍然是其性格主调,当然,从另一面说,这又会令他在喜欢他的观众眼里变得很酷。

可以说,在唐小天参军而淡出主情节之后,整个故事就变成了另一个可以命名为“夏木酷传”的单独段落,从暗恋雅望,到羞于表达,到跟随保护雅望,直至最后枪击曲蔚然,自闭而酷的夏木是沿着一套完整的表演逻辑在故事里行进的,而这套逻辑似乎也与吴亦凡本人的表演方式不谋而合,或者也可以说,这一大段故事其实是专为吴亦凡量身打造的。

相信,单凭这一段故事,就能为这部电影赢回三分之二的票房。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从天真梦幻中开始,在忧郁受伤中结束,而即使结束,仍然没有对这个三角恋情的走向做最后清晰交待,我想,这可能也正是被电影表现的这一代年轻人真实的生活和情感状态,人的成长和成熟总是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代价需要承受,结局里,无论是雅望的远走、夏木的等待,以及小天的煎熬,都让这部原本梦幻开始的青春爱情片有了最现实、最真切的触痛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