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下小女人》:京味市井故事的新标杆
2018-11-01 16:38:41
  • 0
  • 0
  • 0
  • 0


这部《正阳门下小女人》,与几年前那部《正阳门下》有着明显的“血缘关系”,比如,剧中饰演牛爷的郝金明和饰演片爷的李光复都曾在前一部里出演过重要角色,而现实里的北京著名收藏家郝金明,这次作为《正阳门下小女人》的总制片人,仍然给剧集塞了不少“私货”----在主干剧集之外,这部剧集亦讲述了北京城古懂收藏行业的起起落落,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剧中小酒馆女老板徐慧真(蒋雯丽饰)与另一个女强人陈雪茹(田海蓉饰)之间的这条隐形斗法线索,其实是续起了《正阳门下》那个故事,这也让整部剧集都显得很高级,可以说,这在中国电视剧里是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剧中,由徐慧真经营的这家大前门小酒馆,我手头的资料无从考证它是不是真的有一个现实的原型,不过它所处的方位,前门大街附近,我十多年前也常去,改革开放之后,那种专以卖牛栏山二锅头为营生的小酒馆行业已式微,但回到剧中再看,确实演出了地道的北京味道,无论是在《茶馆》里,还是在《骆驼祥子》,或者在《四世同堂》里都有这样的影子,表面看这是多么寒酸的一间市井人群聚集之所,消费亦是如此之贫,但其实它展现的是老北京人的优越和骄傲,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先生干部,在这里都能找到与时代同步的节奏。

我觉得《正阳门下小女人》里前半部分的小酒馆戏份,每场都是最典型标准的舞台剧冲突范式,正如叶京当年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安排的那一场一场长镜头对话戏一样,都在用最短的时候,展示了更多的人物个性和情节信息量,更由于总有片爷和牛爷这种地道京派表演者的压轴,可使每场戏都让人看得酣,看了后还能咂摸再咂摸。


什么叫范儿?这就叫范儿。

正如其名,《正阳门下小女人》里的人物,到两个好强的小女人徐慧真和陈雪茹这里算是顶着天了,一个开酒馆的,一个开绸缎庄的,虽然在剧集后半部分她们驾着改革开放的祥云都飞得很高,但说到底这部剧演的还是正阳门下那股子平民生活的地气儿,也可以叫小市民情怀。

小市民情怀,是一个中性词,除了徐慧真之外,剧中的这些小市民们几乎个顶个都是稍显矛盾而赤裸的复杂人性个体,甚至可以说,小酒馆里的小市民们,个个正能量少负能量多,这个故事的有趣性不但在于正反面人物之间的斗法,更在于每个人物自身正面两面性格的斗法,还有,就是无论这些正反面人物如何斗,最后都斗而不破,矛盾统一。

故事里的范金友(乔大韦饰)算是一生都在跟徐慧真斗法的绝对大反派,但故事却在新中国的各个历史时期都给他设计了各种各样存在的合理合情性,而其他人物,如强子、片爷等等,个性塑造方式亦如此,反正我是从中看到了创作者内心里对小市民阶层和小市民情怀深深的怀念和深刻的感悟,有句非常伟光正的话叫人民创造历史,我觉得用在这部剧上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而徐慧真,正是集中展现了这些正阳门下默默无闻地创造着历史的小市民阶层的那种最为高贵的灵魂。

徐慧真原本是出身农村的京邻土妞,很不幸的是,她在临盆之夜被私奔的丈夫遗弃,误打误撞地接手了这间半死不活的小酒馆,之后就开启了一个商界女强人自强不息的长达半个世纪的创业生涯,她在商业上的成功,一来在于她那种天生的不服输个性,二来在于她作为女性特有的个人魅力,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在于她为人做事的诚信,这才是徐慧真营商一生牢不可破的金钟罩铁布衫,虽然蒋雯丽的出演让这个女人身上有着非常的女人魅力,但并不是剧集最着力的,她与蔡全无之间的白头偕老爱情,建立在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上,也建立在传统道德的琴瑟相和上,但另一方面,她成了正阳门下的阿庆嫂----随着新中国发展的每一个时代都创造着小市民生活中的大场面,最终是讲了一个做人诚信必得好报的朴实而深刻的大道理。


一边看着剧集,我一边就想,假如徐慧真这个角色不是个女人,而是个男的,这部剧集的魅力会是增还是减?

我想,那肯定会减的,因为在我们这个其实仍然是男性主导的商业社会里,女性和母性本身就天然带着爱、真诚和奉献的意义,这也是这部剧集的重重矛盾总是斗而不破的奥秘所在。

《正阳门下小女人》的另一层魅力,就是它由一帮老戏骨撑起了全篇,如前文对蒋雯丽、田海蓉、李光复和郝金明演技的肯定,除此,饰演范金友(范干部)的乔大韦又是本剧的一大发现,这个工作水平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蔫阴损坏的本事却可以打遍天下的角色,同时又没有被塑造成十恶不赦,其溜光水滑的外表与阴谋诡计的内心达到了完美的平衡,被乔大韦表演得淋漓尽致;与范金友相对应的,就是倪大宏饰演的沉默寡言的蔡全无(窝脖),当然,得承认,表演蔡全无这种个性本来就是倪大宏的拿手绝活,所以,最重要的是,这部剧集是找到了最合适的表演者,让这个角色甚至成了整部剧集的定盘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