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而俗
2018-06-21 13:57:11
  • 0
  • 0
  • 0
  • 0

​昨天,看到一段旧视频,是新浪网董事长曹国伟先生接受一位财经记者的访问,谈到微博为什么可以成功,曹国伟有一句话特别有意思,他说,微博的核心竞争力是规模。

规模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估计还真没几个人能说清,因为规模根本就不是个东西,曹国伟对新浪微博的核心竞争力的表述,其实明显是反技术的,因为很显然在他看来,任何技术要素相比规模庞大的使用者,都是次要的。

其实,沿着曹国伟的思路,去想想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其实它们也真就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独门技术,没有任何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拥有华为一样的专业技术竞争力,甚至连刚刚被美国罚了接近20亿美元还一杠子砸不出个屁的中兴公司,在技术竞争力上它们也望尘莫及,但没办法,巨大规模确实是中国互联网巨头们的核心竞争力,其中尤以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为其最。

中国有全球第一的13亿人口,而且中国人又是全世界最具消费能力的人群,能把这个巨大的规模变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就一定无往而不胜,当然,其中还是以腾讯为其最。

不知道,我从这个角度观察互联网,是不是可以给许多大家以新的启发?

启发之一:巨大就可以“绑架”全社会

腾讯网的起家是QQ,当年马化腾刚做出QQ,曾经多方投靠想把它卖了换现金,但终究还是没有人有真正超前的眼光,马化腾只好咬着牙自己坚持,想不到从此一发不可收,QQ、游戏、微信这样腾讯产品的成功都离不开巨大规模,即使其中会有许多令人遗憾的事时有发生。

QQ是多年前的事,就不说了,就说去年7月,人民网四评、新华社三评王者荣耀游戏,在人民网和新华社的连续批评下,腾讯股价于7月5日市值蒸发了1118亿港币,看得围观的人冷汗直冒,但你看现在,到底又是谁笑到了最后?在互联网这个行业内,如果你真的有了巨大无伦的规模,就等于拥有了刀枪不入的抗击打能力。

微信,如今在中国的使用率之高已经超过了三大移动通讯商中的任何一家,因为微信可以直接凭移动手机接入,即使是此前几乎与互联网绝缘的老年人用户也直接成为微信使用者,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老年微信用户正在成为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里流行的谣言的受害者,具体原因我不了解,但微信群里谣言的发散速度往往是呈次方的;然而,这些年来微信也做到了另一点,虽然有那么多传播谣言的微信用户被干掉了,但微信这个平台本身却又被人们宽容以待,奇怪的是,人们就是可以很自然而然地接受谣言是个体用户造的,与平台无甚大关系的这种思维方式。

我想,人们真正的想法恐怕是,哎哟,如果真没有了微信,我们该怎么办呢?

启发之二:公关手段出神入化

腾讯网有一个“大家”专区,真可谓大家云集,向来被“小家”视为向往之地,去年人民网和新华社集中力量轰“王者荣耀”,危机关头,“大家”的大家们纷纷出手,多方解疑青少年教育与“王者荣耀”之间的正面关系,之后,又不知有多少小家自带干粮随行,“王者荣耀”在公众中的形象危机就这样被化解于无形,看到此,可有人想到那句话,养“大家”一日,用“大家”一时!

除此外,还有一个更眼前的例子,就在今年的六一儿童节前夕,17位院士在《中国科学报》联名呼吁国家要加强对青少年游戏的管理,人民日报亦跟进发表评论员文章《齐抓共管,预防学生沉迷网络》,网络游戏对青少上危害问题一时间又成为关注热点。

几天后,作为全球最大互联网游戏平台的腾讯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及另一家青少年专业机构联合发布了一份《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研报告》,报告的一个重要结论是,网游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热度在降低,短视频在这方面甚至已经后来居上,因为这个报告的主题名义是“网络安全”,与当下人们对网络的关切痛点密切契合,而社会科学院的社会学研究所这次能出手背书,当然又可以与17位院士的级别旗鼓相当。

中国式的公关往往如此,表面看都是做给大众的,谈的也都是大众所关切的,但最终还是做给领导们看的,只有能在领导和权威部门的意识里留下点儿什么,这样的公关才算最完满。

启发之三:庸俗化对互联网的复辟

现在,说到腾讯,当然不能能说微信。

或者在很多人那里,他们是只见微信,不见腾讯。

我就想说说,在我眼里为什么微信后来居上可以超过微博?

前几天有一个帖子,列出微信在刚上线时许多网友的评论,比如网面简陋、功能太差、用途多余,甚至有人讥讽腾讯新开发的这个软件都不如飞信,云云,不瞒大家,我曾经也就是这些“短视”网友中的一个,所以是在微信完全普及之后才正式使用----那时我面临的问题是,连你七老八十的老爹老娘都在用这个东西跟你说话,你不用行吗?

低成本通信,直接从移动手机接入,不用打字直接语音,其实当时微信是替代了一部分手机的功能,但我看当时中国的三大移动运营眼看着微信的做大也是干着急没主意。

但更重要,或更深层的,我以为还是微信是对中国人网络社交关系的一次成功复辟,当年尤其是微博的出现,其实是为哪怕一个微小得不能再微小的互联网使用者提供了一个空前巨大的公共话语场,提供了一份独立的话语权,同时也限制了那些在传统传播领域拥有更大话语权者,这曾被称为传播上的广场效应。

然而,微信产生,并以巨大的规模和迅速的蔓延,其实是把互联网社交重新拉回了更为世俗(庸俗)的语境,微博开拓出来的公共话语场再一次被更紧密的社交场所干扰,其至是替代,一条有争议的内容扔到微博里,一定会激起更多认识或不认识网友的跟评,总的来说,这样的跟评是非常有民主意义的,对发帖者更是一种正向的激励,而同样是这一条有争议的内容,若扔进微信朋友圈里,所激起的肯定是一在倒的点赞和叫好,这就叫亲密社交场效应,你好我好大家好是微信朋友圈的本质。

所以,正因为微信在互联网上把我们生活中的亲密社交圈进行了重塑,才导致以后越来越多的谣言得以迅速从一个朋友圈流顺利传到另一个朋友圈,且流传方式又颇具隐秘性,并难以被察觉;而当这条谣言真的被察觉的时候,则事情又回到了本文的“启发之一”,它已经巨大无朋了,全社会都被它“绑架”着,你又能怎么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